林徽因爱徐志摩吗?诗歌《那一晚》道尽两人纠葛,报社却不敢刊发

2024-01-31

原创作品,抄袭必究!

,侵权立删!

徐志摩曾说:我这一生的周折,大都寻得出感情的线索。

他是为爱而生的诗人,也是为爱奋不顾身的失意人。

将爱情视为信仰和生命的他,先是用一场惊世骇俗的离婚,打破了中国三千年“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”的信仰,而后不顾世俗非议,与陆小曼爱得张扬浪漫,也璀璨壮丽。

可唯有与林徽因的康桥往事,却总是零落不成篇章。

众人皆知:他爱林徽因爱得炙热疯狂。

为了追求到心目中的女神,徐志摩甚至逼迫原配张幼仪打胎,为了追随林徽因的脚步,又逼刚刚生育的张幼仪签下离婚协议。

他说:

面对诗人炙热奔放的情感,林徽因最终却选择了不辞而别,嫁给了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。

林徽因的这份选择,也让很多人困惑不解:

这位才华横溢的温婉女子,究竟有没有爱过徐志摩;

如果爱的话,为何以决然的姿态不辞而别,迅速嫁给了梁思成;

如果不爱,为何又写下充满遗憾的诗歌《那一晚》,作为对这段感情的正式回应…

林徽因是公认的“民国第一才女”,家世显赫,才情斐然。

如果说家喻户晓的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这首诗,写的是温暖和希望,那么鲜有人知的《那一晚》,则写出了真实而细腻的遗憾,那是她与徐志摩的康桥过往,也是她艺术质量上乘的诗篇。

这篇诗歌创作于1930年,以诗歌的方式,回忆了1921年与徐志摩的康桥之别。

她在17岁时与徐志摩在伦敦相遇,那是一个少女情窦初开的年华。

在多情、微雨又多雾的伦敦,志趣相投的两个人一起谈天说地,谈雪莱、济慈等人的浪漫诗歌。

可无奈此时的徐志摩,已是有妇之夫。

为了追求林徽因,他坚决与刚刚生下孩子的张幼仪离婚,做了万众唾弃的负心人;但是这份痴狂的行为,却并未让他获得与女神携手终老的美满结局。

从容理性的林徽因,最终选择了不辞而别,归国后便与梁思成结为连理。

1930年前后,林徽因由于身体原因,住进香山双清别墅休养;期间她与徐志摩曾有过短暂重聚。

只是,两人再不复以往:她早就嫁给了梁思成,徐志摩也早就迎娶了陆小曼。

这次会面之后,林徽因便写出新诗《那一晚》,准备刊登在曾经合作的杂志上:

如今静下心来,重新品读林徽因的这首诗,不难发现,字里行间充满了太多对往事的怀恋。

全诗感情都在迷惘、落寞、惆怅、伤感之间来回转换;有的是分清方向别离后的平淡生活,还有物是人非、光阴逝去的惆怅与遗憾。

不管是“你的手牵着我的手”,还是“你和我分定了方向”,都饱含着林徽因对两人关系的无奈;可以说当时的林徽因,对两人的未来也有着清醒认识,即便相识相恋,却不得不面对现实身份处境的无奈。

而林徽因从始至终的芥蒂,都是不愿去伤害张幼仪。

“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”这句话,也是林徽因对这段感情的无奈表述。

可以说,《那一晚》这篇诗歌所描述的,便是林徽因与徐志摩的最后交集。

在弥漫着悲伤的夜晚,两人究竟说了哪些话,如今都无法知晓;但值得注意的是,纵然徐志摩多么努力,他与林徽因的感情终究无法修成正果,因为林徽因是太过理智和清醒,她渴望拥有理想中的美好感情,但徐志摩的爱,对她来讲更像是一场璀璨烟火的浪漫,虽然夺目却也短暂。

诗人的爱浪漫炽热,却也失去了理智,以至于谁也无法分清,他爱的是林徽因,还是想象中的、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优雅女神。

有趣的是,林徽因的这首《那一晚》,却被合作多年的杂志社拒绝刊登。

原因是觉得:林徽因在这首诗集中,对往事的披露太多;而她与梁思成当时都是家喻户晓的建筑学家,杂志主编不愿意因为这段往事的披露,影响好友梁思成的心情。

同样在1932年,林徽因的好友陈梦家在主编《新月诗选》时,也没有收录这首诗;因为陈梦家作为林徽因与徐志摩的好友,他深知其中内情,理性的他不想因为一首诗引起不好的影响,所以才没有将《那一晚》收录到《新月诗选》中。

当然,这已经是徐志摩去世后的事情了。

当年的林徽因写完这首诗后,因为无法刊登,所以后来署名为尺棰,才发表在《诗刊》上。

这一年是1930年,与徐志摩的康桥分别已经过去了9年。

徐志摩是懂林徽因的,这种珍贵的懂得,大概就源于灵魂的契合。

读到这首诗后,徐志摩感慨万千。

于是也写了名为《你去》的诗歌予以回应。

他写:“你去,我也走,我们在此分手!”作为对这段遗憾感情的回应。

他也写:“我要认清你的远去的身影,直到距离使我认你不分明,再不然我就叫响你的名字,不断的提醒你有我在这里。”表达涌动在心间的痴情与遗憾。

他又在结尾中写:“等你走远了,我就大步向前,这荒野有的是夜露得清鲜;也不愁愁云深裹,但须风动,云海里便波涌星斗的流汞;更何况永远照彻我的心底;有那颗不夜的明珠,我爱你!”作为对这段感情的最后深情回应。

我想:从始至终,林徽因都是爱徐志摩的。

只是这份爱太过冷静和理智,也就多了些尖锐的取舍选择。

因为她心中始终有比情爱更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整个的圆满人生。

对于一个心里装着整个人生的女人而言,爱情从来只是生命的一小部分,绝不会是全部。

所以她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容易被感动冲昏头脑,更不会因为男人火热的情感爱慕而自乱阵脚。

纵然万般不舍,年少时的种种心动和爱慕,也只得作成物是人非的遗憾和怀念。

1931年的11月,徐志摩匆忙踏上南京飞往北平的邮政专机,却因飞机失事身亡。

得知消息的林徽因痛哭不已,为了纪念这位爱过的知己挚友,她将失事飞机的一片残骸挂在卧室,以示对徐志摩的永远怀念。

那段时间,深陷痛苦的林徽因,曾写信给好友胡适:

从这段话也不难看出:林徽因不是不爱徐志摩,而是更爱自己拥有的安稳家庭;因为懂得克制自己的情感,也因为敢于接受情感的遗憾,所以她最终拒绝了徐志摩的爱。

但也是因为放不下,这份特殊的感情也持续了很久;即便两人都已经有了家庭,徐志摩和林徽因仍旧保持超出友谊的纯洁情感。

或许相比于世俗爱恋,精神上相互取悦,更加适合两人吧。

也正因为她热爱自我,完善自我,才能成为功成名就的建筑家,成为才华横溢的文学家,同时拥有稳定和谐的婚姻生活。

林徽因是徐志摩心中永远的白月光,是梁思成一生呵护的对象,亦是金岳霖痴痴守望的蓝颜知己。

1947年,即徐志摩去世的第16个年头。

这年,病重住院的林徽因,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便托人捎话给张幼仪,希望能见一面。

此时的林徽因已经虚弱无比,但她还是勉强起身,拉着张幼仪的手缓缓说道:

对于林徽因的这段话,张幼仪曾在晚年感叹:

关于爱情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也有自己的迷惑。

就如世人无法理解徐志摩的疯狂般,张幼仪也无法理解林徽因的种种选择。

但不管怎样,她们的人生也是因为“爱”牵连在一起,甚至捆绑在一起,留下了剪不断理还乱的亏欠。

其实对于林徽因的感情态度,我始终是欣赏的。

在对待徐志摩的感情上,也许有着世俗的利弊抉择;但这份清醒和透彻,并非每个女子都能拥有。

她爱慕诗人的才华,爱慕诗人的浪漫;可她更知晓,这份浪漫和痴狂无法支撑起柴米油盐的琐碎,也无法抚平漫长岁月厮守的褶皱与尘埃。

所以她选择了离开,用抽身而去的勇气和决然,护佑了自己的安稳和幸福。

滚滚红尘,尽是数不清的爱恨纠缠。

在我们执着一段情缘,遗憾一场失去时,这些看似再无法拥有的情感,或许也是命运为我们安排的最好结局。

很多时候,得到不如释然,拥有不如怀念…

谨以此文,献给尚未放下的你!


参考资料

标签: